【有资质】中国企业启动“B计划”:用什么方式存活,能多撑几天?

2020年05月10日/ 浏览 370

ZIZ世界

中国企业启动“B计划”:用什么方式存活,能多撑几天?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作者:张锐,ZIZ世界经授权发布。
中国的企业在迅速调整到“B计划”:一方面,他们在向国内嗷嗷待哺的市场和企业伸出橄榄枝,另一方面,他们在海外市场上也闻风而动。他们做了“最坏的打算”,但同时也投入更多精力做研发和市场挖掘,产业链上缺失的中国企业得到补位的时机。
东莞工业园区斑驳的厂房提醒陈伟杰,时光已经一去不返。
大约17年前,他在这里一家两千平米的台资鞋厂当学徒,康乐中心里总是欢声笑语。鞋厂搬走后,陈伟杰去了美国。回忆那个灯红酒绿的时代,让他感叹人已不再少年。
“皮鞋大王”的创业梦没有成功,最后他成了一名普通的贸易商,帮美国客户在中国寻找适合的代工厂,珠三角是他的首选。
十多年后,新冠疫情的蔓延,让国内外经济都受到严重冲击并出现停摆,他不得不向合作的一家家供应商发送“cancel(取消)”和“deferred(延缓)”的邮件。
过去两个月,许多中国外贸型企业都收到了国际客户这样的邮件,这让他们无比被动。
深圳和东莞分别位列2018年中国外贸百强城市第一和第三,但这两座城市的外贸人更惶惶不安。
广东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深圳市和东莞市的进出口总额分别同比下降11.7%和14.3%。而海关总署的统计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6.57万亿元,同比下降6.4%。
2月18日,中国商务部印发《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做好稳外贸稳外资促消费工作的通知》。3月,宁波市在全国率先与电商企业合作,重启2008年出口转内销的模式。4月,深圳、东莞也相继推出“出口转内销”的帮扶政策,东莞宣布同时与阿里巴巴、拼多多、京东集团等7家电商平台合作,加速企业转型。
淘宝直播的数据显示,4月,整个广东直播上架数量同比新增均超过3倍;截至4月28日,东莞企业开启淘宝直播数量排名全国第一。中国最强的制造城市表现出强烈的求生欲。
但对更多的ToB型企业而言,订单不会因为救援政策就立即恢复,巨大的线上流量也无法立刻变现。
“不要分内需、外需!能满足企业生存发展,就是最重要的!”5月7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一场线上论坛上如此建议企业家们。
中国的企业在迅速调整到“B计划”:一方面,他们在向国内嗷嗷待哺的市场和企业伸出橄榄枝,另一方面,他们在海外市场上也闻风而动。他们做了“最坏的打算”,但同时也投入更多精力做研发和市场挖掘,产业链上缺失的中国企业得到补位的时机。
加速上线和挖掘新市场
2020年,本来是家电企业荣电集团准备走向国际市场大干一场的时候。但疫情发生后,国际客户的订单相继取消、延后,荣电集团直播间输送的订单,在帮助公司平衡其他板块过去两个月下滑的业绩。
“我们现在鼓励所有员工都可以直播,平时下班就能去陈列室。”一位声称刚刚完成自己人生第一场直播的荣电员工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他们庆幸,出口业务在公司业务里占比不大,多以OEM贴牌生产为主,换个方向不至于太难。
直播是荣电集团反复提到的新增长点,但这个所谓的新增长点背后,还有他们上半年就完成的100款产品的承诺和准备投入研发的1亿元预算。“以前没有的。”荣电集团董事长侯文明说这话时特意加高了声量。他说,这是集团最终决定的资源倾斜,上一年,他们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大约是2000万元。这意味着,他们下了五倍的决心,要把国内市场吃得更透。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今年加入华为的HiLink生态系统抱以非常高的期望。
华为的官方定义,HiLink是一个智能家居生态,覆盖家庭娱乐、能耗、照明、自动化、安防等6大领域千余种产品。但在行业简化的解释里,是类似于小米智能家居生态链。“我们认为,华为这个生态系统以后的空间会更大,因为其他的生态链都是嫁接在别人的系统之上的,而华为是做底层设计的。”这是荣电集团放弃自己做生态系统的原计划加入华为的原因。2019年,荣电集团被评为HiLink生态系统的优秀小家电企业。
尽管HiLink只是华为庞大布局中的一个枝桠,但这也足以令荣电集团上上下下花十二分的精力去重视。侯文明说,他们认同华为的技术领导者地位,希望重新定义小家电。他的上游还有300多家供应商,下游有3000多家经销商。“这也算是中国企业的一个梦想:做了那么多年贴牌生产,终究要往中高端冲,不能老围着低端产品转。”
但对于有着国资背景、中外合资的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039.SZ简称“中集集团”)而言,他们的体量更大,步伐更重。
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和严峻复杂的全球经济局势影响,中集集团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158.52亿元,同比下降17%。“我们做了最坏的准备,确保整个集团能够在这次疫情当中安然度过去,并能够变得更强大一点。”中集集团总裁麦伯良表示,疫情的影响明显不比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小,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可能会更大。
从策略上,除了保持原来的全球化运营态势之外,会把更多的业务重点放在中国国内市场。“相信中国这边会作为基本盘,我们基础也很好,将来机会也很多,我们会很好的把握住这一点。”麦伯良说。
5月7日,中集集团董事会秘书、办公室主任吴三强对记者表示,中集纯粹以出口为主的供应国际海运市场的集装箱占比越来越小了,目前大概只有三分之一。而这两三年,国内业务量明显增加,“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原本的部署上继续推进”。“比如说冷链,中国整个需求还处在西方发达国家的早期阶段。在疫情、猪瘟的影响下,中国在逐渐养成对冷链的需求,以中国的人口基数来推算,这两年可能会是爆炸式增长。围绕这块,我们觉得非常值得期待。”吴三强说。
同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一场制造企业线上论坛称,疫情只是让市场流量下来了,存量没变,疫情不是自然灾害,也不是经济大萧条,疫情的不确定就是确定。他建议,企业家们要重划起跑线,不要纠结于过去,企业要不断迭代看未来,“像看天气预报一样,看不了半年就看三个月或者一个月。”
同时,他认为,要把供应链发展成供应网络,用网络修订和改造加固供应链,把网络联系的黏度提高。另外,做好市场可能很快就回来的准备,疫情对人类新的需求开了很大的口子,一旦回来会很快,市场一回来,能力为王。
激活国产替代能力
一家研究安防设备技术的上市公司技术高管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今年2月,公司为了配合大客户的订单,提前复工。这家大客户释放出愿意给国内有竞争力的供应商更多的机会,但要求也非常严格,他们一直在争取。
当橄榄枝伸来,国内有待挖掘的市场,也有因全球经济波动造成的业务下滑、嗷嗷待哺的企业。在一些技术门槛较高的领域,行业领导企业在孵化和培育自己生态链上的企业。
中欧技术合作与产业公司总裁张少先认为,现在的共识是供应链要自建,用中国人的话说就是“卡脖子”问题,“现在这个声音非常强烈,但这些人也不发声,免得惹祸上身,但近段时间来看,这是西方社会的共识,就是卡脖子的物资供应要自建。”
他称,短期内,全球范围内防疫和民生等重点生产生活物资会更加依靠中国,但非必要性的采购会下降;从中长期来看,西方社会非常想重新规划全球供应链,但这实施难度非常大,走向也不明。“这不是政治家有意愿、钱一到位,就能建起来的。这一整套体系,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建立,但这个意愿已经非常明确了。”
“2018年到2020年,陆陆续续有本地厂商在参与我们的研发。”天马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000050.SZ,简称“深天马”)市场总监吴弢介绍,该公司主营业务是以智能手机、平板电脑、高阶笔电为代表的消费品显示市场和以车载、医疗等为代表的专业显示市场。同时,深天马也是华为的金牌供应商。
“根据工艺要求不同,采购国外的设备能力上表现会强一些,但我们会尽可能和国内的厂商合作研发,实在不行,再从国外采购。”在深天马内部,有这样的默契。吴弢认为,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他们并不想在极端的时刻被人把手绑起来。“尤其是在后端、精密度要求没那么高的部分,我们国产化的比例大概提升到50%左右,但是前端国产的表现还是和先进的设备表现力有一段(距离)。”
5月7日,吴弢出席了该公司在厦门有关新生产线的会议。这是深天马今年基于新基建和5G技术推进背景下对国内市场进一步的投入安排。从这个生产基地采购设备来看,目前有70%-75%来自日本和韩国,10%左右来自欧美和德国,还有10-15%是国产厂商。“国产化的设备还是比较简单的设备,但这已经是很大的突破了,这毕竟还涉及很多基础科学的问题。”
“但这是个过程,至少有企业在这样做,也有企业买单,我们在慢慢学习。”他说,5G技术令人期待,比如

ROM.6ZIZ.COM文章采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picture loss